我妈的朋友小改姨来我家做客-新闻5点半

安泽县,位于山西省西南部,全县人口仅八万余人,经济不发家,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县城。我在这里长大,春节返乡,我注意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。

一天晚饭后,我妈的伴侣小改姨来我家做客。她俩都是快手的铁粉,中毒至深,以至于二人采纳了一种“诡异”的聊天方法:我妈打开快手,用三脚架架在茶几上,开始直播。小改姨坐在她旁边,同样打开快手,进入我妈的直播页面。我妈对着手机措辞,小改姨用手机敲出一句句回覆。一直到夜里十一点,小改姨分开,我妈关失直播。

小改姨走后,我妈又连续刷快手到深夜。

我妈和小改姨,只是快手在县乡复杂用户群体的一个缩影,在我的老家,只要有智能手机的人,险些人人都用快手,像我妈这样的重度用户比比皆是。

我妈的关注列内外有一个叫“没有党羽的小鸟”的女孩儿,名叫亚亚,是我们县车道村的一个快手网红密斯,脑瘫,双手不听使唤,糊口不能自理。然而,这不影响她成为网红,她在快手上最新颁布的视频,是作为“安泽县十大新闻人物”,被邀请出席安泽县当局举办的年会。

一场直播,全家上阵

出了安泽县城,一路向北,进了和川镇,再走约一个小时车程,就到了亚亚家地址的车道村。她家老宅因为翻盖新房,还没装修,所以暂时寄住在车道村小学里。

亚亚妈王婶把我迎进门,而今,亚亚正坐在床上喜庆的红床单上直播。枕头旁有个插座上,凌乱的电线伸出来,连接着电视、条记本、路由器和蓝牙音响。

亚亚穿一身玄色的衣服,梳着长长的马尾,见到我们来,冲我们笑了笑,又连续和粉丝们互动:

“吃过饭啦!” “吃的便利面!” “吃什么不重要,和家人在一起吃才重要,你们说是不是呀!”

王婶忙完灶上的事儿,也坐到床边,对着手机赐顾亚亚回覆粉丝。说的最多的三句话是:

“孩子是小儿脑瘫,治不了。” “我们家住山西省临汾市安泽县和川镇罗云车道村。” “感谢感动XX的礼物,大家给这位送礼物的伴侣点一下关注,感谢伴侣们。”

她一遍遍流利而又机器的回覆,就像一位训练有素的客服。

我妈的朋友小改姨来我家做客-新闻5点半

王婶坐在床边,和亚亚一起回覆粉丝

碍于我们的到来,直播提前结束了。临下播之前,粉丝们要求亚亚的父亲王叔出来唱首歌。

王叔辞让了几下,就从抽屉里拿出发话器,“接待使用时尚智能蓝牙音响”的声音事后,王叔唱了一首《永远是伴侣》。

没想到,王叔居然唱的很好,绝不跑调。我夸他是村里的“大衣哥”。他笑了笑,说:“我要是20岁还行,此刻老了,不算啦!”

这一场直播最后收入70多块,晚上另有一场。

我妈的朋友小改姨来我家做客-新闻5点半

王叔在唱歌,亚亚在旁边望着

听王叔说,此刻直播收入低了不少,一天也就一二百块钱。先前快手整顿过一次,刷客不来刷了,来“灌粉”的大主播也少了。“指望普通老黎民,才华刷几个钱”。

他说的那次整顿,是2018年4月的事。3月份央视多次点名快手上的主播,4月首创人宿华在快手官方微信号发表报歉文章:《接受攻讦,重整前行》。

差点被放弃的人生

结束了直播,我和王叔聊起了家里的环境。

亚亚出生的时候由于脑缺氧,生下来就不会哭。6个月大的时候,在太原市省儿童病院确诊为脑瘫。

一家酬报了给她治疗,处处驱驰,新闻5点半,前前后后花了5万多块,大部分是借来的。

那是1995年,那时整个和川镇的人均年收入仅有774元,对付这样一个普通农村家庭,五万元堪称天文数字。

“跟了他可真是坑‘死’我了,坑了我一辈子”,说到这里,王婶半开打趣地吐槽了一句。

亚亚的病无法治愈,只能通过康复训练,锻炼一些糊口自理能力。家里再也掏不起康复训练的用度,只能把亚亚留在家中,供给最根基的赐顾帮衬。

亚亚2岁的时候得了重伤风,王叔赶着骡子车,把亚亚送随处所卫生院,药喂不进,针扎不上。当值的大夫是个熟人,了解王叔家里的环境,体现他回家沿路找个处所扔了吧,不用治了。

那是个冬天,回家路上,空气很冷,王叔用本身的大衣护住怀里小脸红扑扑的孩子,骡子车始终没舍得停下。

幸运的是,亚亚固然步履能力存在障碍,但智力根基没受影响。在家人的赐顾帮衬下,亚亚9岁开始识字,12岁拥有了本身的第一部手机,18岁的时候,家里配置了电脑。这倒比村里的大部分孩子都超前了不少。

更多的新闻 资讯 新闻头条 新闻 头条5dianban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 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